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索道安全 -> 质量标准

栏目导航

新闻浏览

作者:管理员 日期:2016-04-25 [ 加粗 高亮 还原 ]
建立索道建设环境风险评价制度

一、客运索道的环境风险评价及管理

客运索道的环境风险评价及其管理,仅指某些自然风险引来的索道安全问题及危险防治与管理,不包含社会风险和广义的环境与生态风险及其防治与管理。实际上在整个索道的安全工作中,由常规的自然风险、人为原因及设备方面的安全问题一直备受索道安检中心的重视,做了大量的工作。安检中心、索道协会已有比较系统的成熟的规范和制约措施,取得很多经验。事实证明对于常规的自然灾害,如大风、雷电、暴雨、冻结以及设备的安全隐患消除方面,已均取得良好成绩。

在非自然过程风险评价和管理方面,作者注意到张家界天子山索道的一份材料,其中详细列举了危险的识别、风险评价(风险值、事故可能性、发生频率以及后果)、风险管理(判定风险容许范围以及消除风险或降低风险的措施)等。

2004年“中国客运索道安全形势与对策”的课程总结中,提出“必须加大投入,开展客运索道重大危险源评价研究,积累和建立自己的基础数据库与风险评估的数据和方法”。在汶川大地震之后,有关环境风险评价的必要性和现实性就显得更为突出。

应该承认,“我国对客运索道设备风险评估技术目前尚处于起步阶段”。而在索道环境风险评估的技术和方法方面,还不如设备风险评估,迄今尚未起步。现状是,无论是设备或环境风险评估,对危险源辨识评价,基础数据库建立都缺乏科学、系统、有效的评价方法、标准和评估分析技术。只是凭经验和直觉来处理运行中的问题。这样做当然是不够的,但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我们与国际上还有很大差距。

2003年6月22~25日,世界风险大会于布鲁塞尔召开,预示着关于灾害与风险的科学研究已成为国际热点。这两者的研究目标已正在趋向一致,都是在科学发展观的指导下,为可持续发展模式提供科学依据。事实上,人们已普遍认识到,可持续发展模式就是接受一定风险条件下的区域发展模式。就我国环境、经济、社会发展而言,以及就我国索道建设而言,加强风险评价体系与风险评价模型,典型区域(或索道)灾害与风险管理范式、索道灾害与风险应急控制预案、索道灾害与风险区划等方面的研究,已势在必行。但每一个索道都位于一个特定的区域,要综合考察多种致灾和风险因子,在此条件下进行灾害和环境风险评估是一个比较复杂和困难的问题。

环境影响评估和环境风险评价不是分离的,后者是在前者确定的某些危险因素基础上的进一步分析。

二、环境风险类型  

风险是指一个事件产生我们所不希望的后果的可能性,即发生不幸事件的概率,具体一点说是指人或事物遭受损失、伤害或毁灭的可能性。环境风险是指由人类活动与自然过程共同造成的、能对人类生存及其基础——环境产生破坏损失乃至毁灭性后果的事件的发生概率(可能性)。    由于环境风险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和危险性,就更需要我们通过科学研究掌握对自然环境本身的性质、特点的规律性的认识,以提高预测能力,减少不确定性和危害性。

环境风险评价涉及多个学科领域,内涵复杂多样,有很强的综合性,在环境学界习惯按风险产生的基本性状分为物理类、化学类和生物类。物理类包括地震、洪水、冰雪、紫外线等自然过程对生态环境和人类活动的影响。化学类和生物类(如外来物种的侵入等)与索道的关系较小。

自然过程引发的风险是环境风险的一大类,也是与索道建设关系最密切的一类,可以说所有自然危险都与索道有直接关系。一般认为自然危险可以按主要形成原因划分以下三大类:

1.气候和天气过程类:大风、暴雨、雷电、寒冻、积雪、紫外线、酷热等,在所有自然灾害中,此类危险发生概率高,范围广;

2.地貌过程类:山崩、雪崩、滚石、危崖(危石)、滑坡、泥石流、洪水、巨浪(海啸、大潮)等,在所有自然灾害中,发生概率中等,范围较局限;

3.地质基础类:地震、火山喷发等,在所有自然灾害中有很大的潜在性,发生危险的相对概率较小,但造成灾害的现实性较难预测。

为增大环境风险的可操作性,拟把上述各类自然风险分为,常规易发易防风险和非常规少发难防风险,以及介于二者之间的过渡类型。前者包括大风、暴雨、雷电、洪水、寒冻等,后者包括地震、海啸、火山喷发等,其余过渡类包括滑坡、泥石流、积雪、雪崩、山崩、滚石、危崖危石、大潮等。

三、环境风险评价体系

所谓环境风险评价,就是评价一定区域内各种自然过程对人类或生物是否构成威胁、危害以及此种威胁、危害的潜在频率和后果,写成数学表达式即为:

R=F(S,P)

其中R为风险指数,S是环境损害事件的严重性,P是环境影响事件发生的概率。

环境风险评价的主要任务是对区域内存在的环境风险进行识别,确定风险类型和等级,预测其影响范围和危害程度,并制定预防对策和应急措施,为管理者、决策者实施有效风险管理,提供科学依据和标准。环境风险评估在保护环境生态、维护人类健康、发展经济中有不可替代的作用。自1986年开始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世界卫生组织、国际原子能机构就呼吁各国开展环境风险评价,以降低或消除环境风险,保护生态系统和人类经济活动持续、稳定的发展。

风险评价、风险管理、风险监测(研究)三者相互关联,不可分割,三者构成一个完整的环境风险评价体系(如图)。在协调环境-社会-经济发展中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其中,风险识别是整个工作的基础,风险监测包含着对已识别的风险进行相关科学研究,它为风险评价提供了目标和方向。反之,风险评价则为风险监测指出了监测和科研的对象和方法。

国外在环境风险管理中,主要目标是:一,确定应该控制的重点风险;二,对确定的重点选择恰当的减少风险的措施;三,提出不同控制方案、控制费用分析,以及风险的减少程度(费用与效果间的关系)。



暴露评价:各种自然风险的暴露特征程度、过程路径、持续时间和特征描述等等。

风险识别和表征:以量化指标表示风险发生的概率和损害程度。

四、环境风险评价的过程和分类

环境风险评价的程序有三步,即环境风险识别(如前述)、环境风险估计以及环境风险的对策和管理。

1.环境风险识别是整个评价过程的基础。因为引起环境风险的因素很多,可能造成后果的严重程度也不相同,各风险因素之间还有错综复杂的关系。只有通过分析、筛选、诊断等把最能给人类、社会、生态系统带来风险的因素识别出来,才能对引起环境风险的原因做出回答;

2.环境影响估计也称环境风险度量,指对环境风险的大小(事件发生的概率)、后果(事件影响的性质、时空范围、强度等)进行度量;

3.环境风险的决策和管理是指结合风险事件承受者的承受能力,确定风险可接受程度,采取减少风险的措施(工程和组织的措施),以及相应的风险资金投入。

从管理的角度出发,可按已知风险发生机制、几率对风险评价进行分类。具体可分为常规风险评价、事故风险评价和潜在风险评价,对不同的索道或同一索道可进行不同类别的评价。

事故风险评价:已经造成过危害的如玉龙山索道(积雪、雪崩、大风)、昆明龙门索道(雷击、大风)。

常规风险评价:对索道在运行前、运行时或将来可能遭遇的自然风险,由于事先采取措施,如防雷击、测风速等,实际上尚未造成对人和设备损害,或即使设备有损害而没有人身安全事故发生,如雷电、大风、暴雨、寒冻、紫外线等。

潜在风险评价:是指环境中那些可能发生环境危害而暂时还未发生的危险,这里主要是指直接由自然过程或由自然过程引发的技术设施事故,如危崖危石(可见于黄石寨中间站支架旁以及泰山中天门上站),以及地震和雷电等击坏索道设备引发停机、火灾、爆炸等。

此外,按风险持续时间可分为长期风险评价和短期风险评估。长期风险评价即风险由长时期存在的自然过程引起,大部分自然过程皆如此,潜在的风险评价多属此类。此类风险在已建索道中比较多,在建和拟建的也难免。如此次考察发现的黄石寨、中天门、八达岭、玉龙山大索道、云杉坪等,个别站房和支架附近(几米到几十米)都有危崖危石存在,是明显的安全隐患。昆明龙门索道建在多雷区,时有很强的感应雷发生,以后也在所难免。新建的天门山索道,上站建在海拔1300米的山顶上,完全可能有大风或雷电发生。

五、关于建立环境风险评价制度的建议

索道建设多在山区,建立环境风险评价与管理制度,尽快启动,可以从如下几个方面先行起步:

1.拟定索道风险级别

结合索道环境风险评价的实际情况,并考虑其可操作性,对索道环境风险试做以下分类:

(1)高风险索道:是指已发生两次以上灾害,具有明显的安全隐患者,在上述自然风险中占1/3以上,必须补做环境风险评价工作;

(2)中等风险索道:指已有一次或两次造成灾害,也有安全隐患的,在上述自然风险中占1/5以上,应视具体情况采取进一步风险评价补充措施;

(3)低风险索道:指常规易发易防风险、未造成灾害无明显的安全隐患者,在上述自然风险中占1/5以下,且均为可免做环境风险评价工作。

2.我国索道建设环境风险级别评定

按以上标准(待审定)对全国索道进行环境风险级别评定,以便今后按上述要求进行索道环境风险管理。

高风险索道:如玉龙山大索道,以及其他已建和在建的高海拔索道,属于重点监督对象;

中等风险索道:龙门索道,泰山中天门索道、桃花源索道,黄山,张家界天门山、黄石寨,河北苍岩山,嶂石岩,重庆金福山等,列为一般的监督对象;

低风险索道:大连老虎滩、海达索道,泰山后石坞,黄果树天星桥,北京香山、灵山、八大处等,可免于监督。

在国外索道风险管理中,如奥地利和瑞士阿尔卑斯山,即使对上述列为低风险索道之列的也都有详细的对自然风险的监督记录,以便用于风险防范和保护旅客安全。记录中显示对风、结冰、积雪,以及机械方面的各种情况和游人的不安全举动。

3.指出有关索道的重点风险、防治措施和费用分析

(1)国内已知已存在自然风险情况并已酿成灾害的:如汶川地震(2008年青城山索道),如大风脱索(2003年玉龙山大索道)、大风刮倒30棵大树(1998年龙门山)、雷击损坏机械设备(1973年龙门山),积雪(2005年初,玉龙山大索道上站房被6米积雪压毁),雪崩(2005年初,玉龙山大索道大雪后抢修时一名工人牺牲)、寒冻(桃花源上站房地面冻胀隆起,损害设施),寒冻使缆绳结冰(玉龙山上站、天子山、桃花源、中天门索道)。

有潜在安全隐患的各索道中,各类不同的重点风险:如中天门上站索道、黄石寨中间支架危崖、八达岭(北线)危崖,玉龙山八号支架危崖、云杉坪发生地震滚石及源区之危崖,洪水(苍岩山下站),滚石(与海埂索道有关的龙门山东坡大陡崖的滚石曾危及公路,贡嘎山海螺沟支架冰融化使侧碛堤塌陷)。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黄石寨索道,在上站建设中有大量土石方被挖,原计划应另行送下山,但在施工中未能执行,皆抛弃在下方沟谷中。在1996年夏季的大雨中,形成了一场人为的泥石流,冲毁部分后山步道,使原白沙井水源改道。所幸土石方量不大,否则到达沟口,后果不堪设想。

(2)减少风险的措施

首先应做的就是明确各处应该控制的重点风险,以及确定各相关索道所在处应重点选择的减少风险的措施。针对前述易发易防的环境危险,如以前所采取的措施,多已有效防治,不易成灾。对于少发难防的危险,应加强科学研究和现场监督工作,随时根据动态,采取主动消除的办法,在有安全保障的前提下对积雪、雪崩、危崖危石、山崩、滚石,进行人工清扫、爆破、炮轰,主动加以解决。或采取相应的加固和防治措施,降低灾害出现的可能,如用铆固桩固定危崖危石,用栅栏、走廊等防止雪崩危害,或采取人为组织措施快速通过雪崩区。

(3)提出风险控制方案的费用分析

索道是企业单位,以何种方式比例从总收入中提取风险防治费用是必需的,包括:

a、科研评估费用,索道环境风险识别需要经费开展科学调查、研究、评估;

b、建立基础数据库费用,

c、工程费用,重点风险被识别后,需经费支持采取有效措施以工程固定,躲避或主动清除等方式减少或消除各种特定重点风险。

4.应急措施

(1)对在建的新索道工程,如属于分类中的高风险索道而未作环境风险评价的应立即补充,以防患于未然,如黄龙、梅里雪山、达古冰川、天山博格多山等索道。

(2)对已建而属于高风险类索道,应补充风险评价工作,如玉龙山大索道,龙门索道等。

(3)对已建而属于低风险类的索道可暂免。


阅读   

版权所有:中国索道协会  备案号:京IPC备070143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256号
电话:010-64464282  传真:010-64464281  mail:cra@chinaropeway.org  协会邮箱登录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雍和宫大街52号中国索道协会  邮编:100007